三派

辣鸡同人画手,写手

累死人的生活(2)

前言

关于他们的故事,可以说我是按照最可能发生的可能性来写,不会像别的太太的小火种设定的有糖,大多数都会是压抑,不会有什么快乐的生活,也不会存在什么浓厚亲情吧

(塞伯坦人有家庭观念吗)


如果不喜欢注意避雷



“唔额……疼,胳膊动不了”

天慈整个机栽在地上,艰难的让自己上线

能量液从脸上,光学镜里,断掉的线路里流出来

粘稠的感觉


“闪躲的动作不熟练,以后你会慢慢适应的”

威震天半跪下来,毫无表情地注视着她


“如果你想让我服从,我告诉你,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恨你”

即使能量从嘴里咳出来,她没有任何表现出虚弱的状态,一如既往的

                   嘴硬


服从大于管教


直到天慈被抬去医护室,她才卸下戒备

很容易的在最里面的医疗床上找到了自己的怨种老哥

“很奇怪吗,怎么这么看我”

“哥……你看看你的脸”

天承摸上他的脸,才注意到能量流了下来

“这半边脸已经没有知觉了,不疼”

知道变成这样,他依旧没有任何愤慨,没有像妹妹那样的嘴硬,也没有悲伤


“忍着点,你现在能动吗”

天承抱起妹妹,放在自己旁边的医疗床上

“我都被抬回来了,明天就能进熔炼池了”

天承没有继续说下去,坐到了自己的医疗床上,望着落地窗外发呆


“老哥,你想出去吗”

“不”

“为什么”

“霸天虎什么道德难道我不清楚吗,这地方根本没有法律,一群该进废料场的败类,有道德底线的简直是绣海捞针”

“你说得对”

“我想整治这个地方,即使不是乌托邦,那也不会是这个因为涂装很好看就被当服务机的地步,我需要让他们服从我,我会将一切都安排好”

“甭提你这些伟大思想了,医生来了,你真得乐意接他的班?”



———————————————————————————




“少爷,您的光学镜片需要更换,还是蓝色的吗”

站在对面的深紫色霸天虎医生修好了这张碎裂的面甲,不过光学镜片碎得只能一点点弄出来


陛下对自己的继承人是真狠啊


“不了,还是蓝色吧,谢谢你,切割[*自己的oc,作为家庭医生,有道德的虎子],请对老爹隐瞒我们的情况”

“其实他可能不会过问这方面的,因为他好像没有关芯过你们俩,只是在教育和训练方面重视”

医生扔掉镜片碎渣,翻箱倒柜的翻找蓝色镜片


“天慈还好吗,医生”

“大小姐很好,目前在充电中,已经修复好了”


“妈妈呢”

“他没在这,陛下不久前也出去了”

“……”

见天承阴沉下连,切割未免有些同情

“别难过啊年轻人,你还有大把时间,不用担芯现在暴毙”

“你是个霸天虎,那么你对你的[同胞]的看法是什么”

医生托着下巴,脑模块飞速运转起来,答道

“可以说,统一的道德败坏吧,怎么说呢,到时候你就见识到了,奇怪的道德观,没有法律,好像只在乎战斗”

“原来如此”


换好镜片,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阅读那一大堆数据板

政治,经济,外交,兵法,科研,医疗,历史,心理学…………


日程也就这样,课程,训练,课程,训练,无限循环

不过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任何休息,经常熬夜熬到下线后强行上线


这种人怎么还没猝死



“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我必须什么都会,我必须保护好妹妹

至于我,我不重要”



我想他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包括他和医生的对话,咳血,昏迷

他知道吗




天慈活动着胳膊,能动,看样子是修好了

渣的还疼,不但疼还有种酥麻麻的感觉

要是明天还是挨这么毒的打,那就可能半身不遂了

训练?得了吧,他说什么我完全没听,不稀罕听

我完全不想见到他

至少没有像老哥那样差点毁容

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让我赎罪


这个家是一赛分都待不下去了






最近画的一些

摸鱼,一些拟人



*责天承有严重的自厌和自杀倾向,技术宅

*怜天慈是权威律师,平时戴墨镜

累死人的生活

依旧是小火种的故事(mop)

偏现实向,所以不会太甜

注意避雷



天承与天慈不喜欢他们的父亲——威震天

可以说,一直都是关系很僵

就像有亲缘关系的陌生人



“他真的在乎我们吗?还是说,我们只是他征服塞伯坦的棋子”

怜天慈这么想过,她也一直是这么认为

“他对妈妈真的有感情吗”

这是兄妹俩都在乎的问题,他们希望妈妈过的好,比任何人都好


哪怕牺牲自己


这一家子的感情可真是奇妙


“妹妹,今天老爹回来了”

“烦唉,他不回来最好,每次回来就只会给我们安排课程”

“我们没资格抱怨,你想死吗”

“……就算因为反抗这个,死了也无所谓,我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等到我们没有价值以后,他会杀了我们吗”

“那你不能比我先死,你要是没了,谁来保护妈妈”


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

没人猜的透威震天的想法,也不知道他是否会真的这么做


并没有像威震天预想的那样,他的子嗣会来迎接他

要找到他们并不难,他们一直被“软禁”


他靠近他的孩子们

“我的继承人过的如何”

“……”

兄妹俩没有搭理他,并一点点后退

“怎么不说话呢”

“好  极  了,这破日子无聊死”

天慈带着不满的语气对威震天抱怨

“这半辈子,我们就没有出过这个私人庄园,溜出去就得被抓回来”


“不用担心,你们很快就不会感觉无聊了,我的孩子们”

“……你不会放我们出去,对吧”天承从来不相信他回来还能有什么好事,把天慈护在身后

“哦,是的,从明天开始,你们将接受军事训练,我会亲自指导”

威震天对他的孩子们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让我猜猜”天慈扔下手中的画板

“你是想找个理由教训我们,让我们服软是吧”

“我没有,这是为了你们的未来着想”

威震天看着自己的孩子这么误解自己,也挺头疼

难道自己的名声至于差到连自己的子嗣都这么嫌弃吗



之后,他们没有什么交流


“老哥,妈妈回来了”

“是吗,你先过去”


擎天柱刚踏进大门,一具浅灰色机体直接向自己扑来

“妈,你终于回来了,我不想挨打”

天慈将擎天柱抱在怀里,一边撒娇一边诉苦

“挨打?…我知道,但我不能干涉”

“妈,妈……”

“他早就告诉我了,他是对的,你们需要这样的训练,将来好保护自己”



小家伙还是和妈妈更亲近


孩子们回到自己的房间

“哥,会很疼吗”

“……”

“哥?”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他会不会下手太重直接送咱们去见普神”

“也许会,也许不会”

天承摸着妹妹的头雕,便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老哥?”

天慈凑过去,歪着头看着哥哥的动作

“天慈,我不知道我们以后会面对什么……我……咳咳——”

他咳出一大口能量液,随后整个机瘫坐在地上

“哥!哥!你……”

天慈扶着哥哥起来

“我只是太累罢了,你先回去,明天……”

“哥,你这样都快猝死了,我得去叫医生”

“不!千万不要!求你千万别!”

他抓住妹妹的肩膀,祈求着

“不能让妈妈知道,我不能给他添麻烦”


“……我答应你”

天慈叹了口气,然后找块干净的纤维布清理着能量液


我这哥哥到底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

“他们对我抱怨,只和我亲近,他们完全不把你当亲爹”

擎天柱把这些告诉他的伴侣

“是的我知道,不过现在不是处理家庭矛盾的时候”

“他们认为你会下狠手,也许…你可以试着温柔点?”

“那不可能”

威震天拉过擎天柱,让他更靠近自己

“我的方式没有任何问题,我的继承人不能软弱无能,更不可能听别人摆布”

擎天柱无奈的扶额


这家伙怎么这么死脑筋呢




下一篇就是训练(挨打)




我Q,如果有兴趣听我扯小火种的故事的可以来

目前不知道画啥,没有什么动力,各位想看糖还是刀,还是说完善设定和背景故事

“好嘞兄弟们,送满一百个火箭,老爹跪什么东西在评论区随机抽一个,热度刷起来”


《评论区大型赌场》

《家庭喜剧》

《谁是大冤种》

《家庭帝位和家庭弟位》


不要问因为啥跪的,就是梗图

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来提问箱,关于崽子的,一些产粮的灵感都可以(不要催更)

我说万一,万一,孩子们都死了,老威和噗噗会有什么反应呢

画了@日立 太太的伪教授威


我拙劣的画技画不出教授千分之一的美


我方努力让学生注意听课的sg大爹